做事的三重境界:做得到,做得好,做得妙

来源  |  小马宋(ID:zhongguowenlian)

作者  |  小马宋

快年底了,反正大家也没啥心思工作,来点鸡汤补补身子吧,或许本篇鸡汤是全网首发。

马云老师前一阵子主持了湖畔大学的招生录取工作,在几百个知名创业者中挑了又挑,选了又选,最后还给大家讲了一些大道理。

作为一位非知名创业者,我还没资格报名湖畔大学,不过从一位参加湖畔大学面试的朋友那里听了一耳朵,下面我给大家讲讲马云老师讲的道理(这是个二手解读版)。

马云说,做事有三重境界,分别是:做得到,做得好,做得妙。

第一重:做得到

这个境界,就是把事情做成。

在这个里面,男性创业者就比较有优势,因为男性逻辑思维能力强,做事讲方法讲逻辑,一般事情很容易找到方法,也就比较容易做成,这叫做得到。

比如我(小马宋)理解的支付宝这个产品,它的诞生纯粹是为了解决淘宝成立之初买家和卖家之间的信任问题。

这就是一个强逻辑的产品,我有卖家和买家两方的用户,我需要解决信任问题,那我就充当一个可相信的第三方,我把交易费用先存我这里,然后顾客收到货确认,我再打给卖家。

这种产品,是可以靠逻辑思考直接找到答案的,这就是做得到。

第二重:做得好

做事做到这个层面,就不仅仅需要逻辑思考能力,还必须有女性更擅长的感性思维能力。

比如曾在阿里负责市场、服务和HR的彭蕾,是个女性高管,在管人和服务方面,就比马云这种男性做得好。因为HR这类工作不仅仅是纯理性思维,还需要很多感性思考的方式。

我们拿早期的《罗辑思维》节目和《奇葩说》对比,《罗辑思维》就是典型的强逻辑、强理性思维的产品,而《奇葩说》就多了一些感性的思考方式。

后来的得到APP,不再是由罗胖独立撑起的项目,而是集体思考和决策的结果。得到的高管中,女性占了多数,尽管它目前的用户还是男性居多,但课程的设计和思考逻辑中就多了一些感性视角,比如得到最近发布的相亲大会活动,运营显然比《罗辑思维》节目感性了许多。

最近推出的《产品思维30讲》,由中关村第一才女梁宁担纲主理,知识分享的视角也开始不同了。

再比如小说中的科幻类小说,由于写作者大多是理工技术背景,大部分长于理性叙事和结构性预测,在描写情感方面就普遍偏弱,所以科幻作品在文学作品中长期就是一个小众类别,远不如那些纯粹的文学作品有社会影响力。

第三重:做得妙

这一重境界最难,但是一旦完成某件事,我们每个人看到后脑子能够蹦出来最合适的形容词不过就是“真牛逼”,我们会想,为什么这个事情不是我做出来的?

怎么才能把事情做得妙?

第一它跟感性和理性没什么关系,第二它跟勤奋和努力也没什么关系,你干得吐血也未必能把事情做得妙,第三它跟智商和天分也没啥关系。

那它跟什么有关系?

马云说,它跟眼界有关。

或许大家还记得,马云小时候认识过一个澳大利亚的小伙伴,而在读大学的时候,青年马云受这个小伙伴父亲之约前往澳大利亚拜访。这次澳洲之行让马云看到了一个更大的世界,尽管马云的成功未必就是这次澳洲之行的功劳,但马云的眼界确实大大地打开了。

所以说,限制我们想象力的不仅仅是贫穷,还有眼界。

有人曾经对比过中国创业者和美国创业者,说中国创业者干的最多的是外卖、租车、生鲜等等,美国创业者却早就开始研究永生、太空采矿、移民火星的问题,刚刚发射了“猎鹰9号”火箭的伊隆马斯克,他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实现火星移民。

是因为中国创业者不够聪明吗?不是,只是美国的创业者眼界更高一些而已。

眼界说简单点,就是你看到的更高级的东西。

一个创业者,如果仅仅盯着自己所在的地区,那他的眼界就仅仅局限在自己的地区发展水平上;如果仅仅盯着自己的行业,那他的眼界就会被锁死在自己这个行业中;如果他仅仅盯着自己的竞争对手,那他干到天也就是做得跟竞争对手一样。

这让我想到早年间(2000年左右)的国际4A广告公司,那时4A公司里的创意总监绝大部分都是来自台湾、香港、新加坡、美国等等这些广告发达的地区。

那么你说是因为中国人不够聪明不够有创意吗?不是,我觉得仅仅是因为这些总监们生在了广告更加发达的地区,他们有机会接触更好的广告和创意。

比如我就是从我的创意总监们那里才知道《shots》、《广告档案》这些国际顶尖的创意作品集的。

而当我进入了最好的广告公司(奥美),也获得了世界上最知名的广告奖项(戛纳广告节)之后,我很快就离开了广告行业,因为那时隐隐地感觉到,我在广告行业遇到发展的天花板了。

当我进入互联网这个领域,才发现自己还挺土鳖的,是互联网帮我打开了眼界。

以上就是马云老师说的做事的三重境界,在我自己看来,人生或许就是一个眼界不断打开的过程,也是一个追求“从做得好到做得妙”的过程吧。

相关文章推荐:大道至简,职场上做人做事做管理

王兴创业启示录:做正确的事VS正确地做事

【关注更多宁哲网络资讯,微信搜索“宁哲网络”】

我的评论